登录
注册

初九踩踏vk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桉桉拿本书坐在沙发里看着。


  草草和石头跪在沙发前安静地舔着桉桉的脚丫。


  渺渺跪在沙发旁边,捧着桉桉的高跟鞋闻着。


  房间里的家具简洁而华丽,灯光柔和,立体声轻音乐在房间里飘荡。


  桉桉只披了一件红光亮丝绸睡衣,里面赤条条的什么也没穿!她那雪白、苗

条的胴体令人眩目。


  渺渺、草草和石头也都是一丝不挂。


  眼前的桉桉,和这情景,令兆北顿时感到热血往上涌,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什么冲动?想跪下去舔桉桉那美足、舔渺渺手里捧的桉桉那高跟鞋的冲动!

他觉得被桉桉这样的美女踩在脚下那该是多么的幸福!香南和香西也看得惊呆了

:这不是画上的仙女么,竟然活生生坐在她们面前。


  她在家乡平常见所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就是乡长的老婆了,可是和眼前的桉

桉比起来,简直连桉桉的一个脚趾都还比不上呐!香南感到特别开心,以后自己

就可以天天伺候这位美女子了!三个人站在那愣了有十几秒钟,就不约而同、不

由自主地给桉桉跪下了。


  她们给桉桉跪下感觉是那么自然、坦然、欣然。


  「你们来啦。在城里生活还习惯么?餐馆的生意不累吧?」


  桉桉天籁般地声音问。


  对兆北、香南和香西三个头次见面的孩子给她跪下,桉桉反应很平常。


  「女女女……王,习习习惯……餐馆的活一一……一点都不累……谢谢……

谢女王……」


  兆北不敢看桉桉头伏在地上说话都结巴了。


  「你们都紧张个什么啊?我是老虎么?」


  桉桉娇笑道。


  「不不……女王太太……太美丽了……我……我给给……女王做脚奴真太太

……太幸福了我就就……是死在女王脚下都都值啦!」


  兆北越激动越话说不连贯。


  文芬事前已经向兆北、香南和香西介绍过他们除了餐馆的活,更重要的是给

主人做脚奴。


  「文奶奶不就是给主人修脚么,修脚的也不是奴隶。


  兆北已听他母亲说这次他们家来,主要是主人想叫他给做修脚的。


  兆北倒不觉得给人修脚有什么低下的,不满意文芬把他称做啥「脚奴」但他

还是非常敬重老师文芬的。


  「哎呀?你外出打过几天工还翘起来啦!你以为给我家主人修脚象街头修脚

匠那样修?告诉你吧,给我家主人修脚你须用嘴!就象你姐姐现在给我做的一样

。你小子现在还别不服气,等你见了我家主人,你不想舔她的脚才怪呢!」


  餐馆楼上槐枝母女的卧房里,文芬躺在躺椅上,香东跪在文芬的脚前正给文

芬舔脚丫子呢。


  兆北并不反感文老师让他姐姐给舔脚丫子。


  他们家向来重男轻女,在他的思想中姐姐香东和妹妹香西就是做使女的料,

文老师在他心目中是个高雅的女人,更何况对他还有恩。


  所以当他看到姐姐给文老师舔脚丫子,显得很平静。


  「文婶娘你别介意,这孩子平时就是嘴巴硬,其实他心里最敬重你了,你的

话他最听!槐枝过来跪下给文芬捶腿,替儿子辩解。


  「要不是看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我才不把你介绍给我家主人呢。哼我就跟

你打个赌,见了我家主人你要是不想舔她的美脚,我给你舔脚!」


  文芬训斥着老实站在她面前的兆北道。


  「吆瞧你说的文婶娘,兆北他给你舔脚还差不多!」


  槐枝责怪地扫儿子一眼,打圆场道。


  「好文奶奶,到时我若输了我就舔你的脚。」


  兆北这举动有些在老师面前撒娇的意味。


  文芬笑笑,她对兆北就是发不起脾气。


  「呵呵,我听说你是学厨师的,你还会修脚么?」


  桉桉脚丫子夹了夹草草和石头的舌头,向兆北飞了个媚眼道。


  「女王我明天就去学……」


  兆北稍微恢复平静,万分爱惜地望着桉桉说。


  「哈哈你到哪去学呀?给我修脚是要用你的嘴的!其实也用不着学,只要你

有那份心有那份热情,就会给我『修』好脚的。」


  桉桉「咯咯」笑道。


  「我愿意一生用嘴为女王修脚!谢谢女王给了我这个机会!兆北恨不得现在

就爬上前去亲吻女王那美丽的脚丫子。


  他想到和文芬老师打赌的事,不由羞愧地脸偷偷红了。


  「你们把衣服都脱了吧。给我做奴呢,你们就不要再想什么做人的尊严了。


  桉桉十分开放地命令兆北香南香西。


  兆北香南香西犹豫了一下,看看渺渺草草石头都是光着身子的,兆北带头顺

从地把衣服都脱光了。


  香南香西也顾不得害羞把衣服也都脱光,香南不习惯地一只手捂着胸一只手

捂着下身。


  香西则从未见过哥哥的裸体,也从未在哥哥面前没穿衣服过,脱光衣服后害

羞地把自己眼睛捂住。


  说实在的兆北此刻都已经忘我了,哪还管它什么做人的尊严还是做狗的尊严

!「你们两个把手都放下来!兆北低声命令两个妹妹。


  他下面那东西,已经高高地勃起了。


  香南和香西听话地把手放下来,头低低的不敢看。


  桉桉早看到兆北高高勃起的yin茎,暂时不去理兆北。


  「呵呵,你是香南吧?长得还真挺好看呢!」


  桉桉朝香南勾勾食指微笑道。


  香南觉得桉桉的话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乖乖地膝行到沙发前。


  「靠近点。


  你不想舔我的脚吗?桉桉蹬开草草和石头,脚趾冲香南调皮地挑动着。


  她已看出眼前这个漂亮女孩对她的脚崇拜的神情。


  「想……」


  香南朝前跪了跪,双手轻轻握住桉桉两只脚,伸嘴浅浅地含住脚趾吻嘬。


  桉桉这脚皮肤嫩的就象婴儿的肌肤,隐隐约约能看到皮下细血管。


  香南闻到桉桉脚上清淡的香水味,一丁点不臭。


  刚才石头给桉桉舔的脚底,所以桉桉脚趾上很干净没口水。


  「愿意做我的脚奴么?」


  桉桉脚趾在香南的嘴唇、鼻子、眼睛、脸蛋上游走,柔声问道。


  「恩!」


  香南微闭着双眼,舌头伸出,舌尖在桉桉的脚上撩摩。


  「乳房象两个小馒头。


  还是处女吧?既然愿意做我的脚奴,那就让我脚给你破了身吧。


  来躺下。」


  桉桉踩着香南的乳房说。


  香南虽说15岁了,可还不知道什么叫破身。


  她想这可能是个仪式,要把她身上什么地方弄破。


  她虽然很紧张,但还是顺从地躺下。


  「用你的口水把我脚趾弄湿润。


  头一次可能会有点疼,希望你忍住不要乱动。


  腿劈开来。」


  桉桉脚伸入香南嘴中一会,然后沿着香南的脖颈、乳房、小腹,最后滑到香

南私处。


  香南的yin毛较稀少,yin唇嫩嫩的。


  桉桉脚趾在香南的yin唇上摩擦着,找到yin蒂挑拨着。


  香南痒痒的身子轻微地扭动,手想制止桉桉的脚却不敢,停在空中,攥着拳

头牙齿咬着下嘴唇,眼睛微闭地轻声呻吟。


  「我要进去了。你手把自己腿扶住了,不许合拢了。」


  桉桉脚踩着香南yin户稍稍加力。


  香南点点头,双手搂住膝盖。


  桉桉先大脚趾伸入香南的yin户里,搅了几下,然后把脚侧立起来,在香南yin

户边探了探,把五个脚趾都放入香南yin户里,猛地朝里一伸。


  「啊——」


  香南疼得叫唤一声,双手把着膝盖强忍着没使腿并拢。


  「疼一下就不会再疼了你不要动呦。」


  桉桉把半只脚伸进了香南yin道,慢慢地抽送着,逐渐加快速度。


  香南那里是又疼又痒呀,身子剧烈颤抖着,呻吟声大起来。


  桉桉的脚上沾着香南的血,那是香南的处女血,以及香南yin户被轻微撕裂的

血,还有香南的淫液。


  香南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全身就象被电击似的,这逐渐加强、传遍全

身的快感,减轻了疼痛感。


  香南已经成熟,因是第一次,所以很快就泄了,满头细汗地急促呼吸、呻吟


  「舔干净吧,这可是你的处女红呢!从现在开始,你的身体就属于我的脚啦

!」


  桉桉把脚丫抽出,伸到香南嘴上。


  香南真可谓疼并快乐着,她觉得自己被美丽高贵的女王破身很神圣。


  勾起头舔舐着桉桉脚上的血迹和淫液,咸咸的腥腥的,双手还搂着膝盖双腿

劈开着。


  「给香南姐姐把下面清理干净。温柔点别弄疼姐姐。」


  桉桉脚在草草脸上蹬了一下,吩咐道。


  草草忙趴到香南跨下,用嘴舔香南yin户外的血迹。


  当草草舔到香南撕裂的伤口,香南这时感到疼了,叫了声双腿夹住草草头。


  「叫你轻点,你还是把姐姐弄疼了!」


  桉桉揪着草草头发把她拉起来,脚丫子「啪啪」在草草脸上踹。


  草草嘴角被踹出血,也不敢吭声。


  「香南你穿上衣服回去吧。别忘了叫芬儿给你下面上点药。」


  桉桉爱护地对香南道。


  「谢谢女王……」


  香南虽然此刻感觉下面撕裂的疼,但却非常幸福。


  「现在轮到你啦,我的小处男脚奴。」


  桉桉把脚朝兆北招摇着。


  草草讨好地躺到沙发前地上,用自己的胸脯给妈妈垫脚。


  兆北早已按耐不住了,三下并做两下地爬到沙发前,扑上去抱起桉桉的脚丫

子疯狂亲吻。


  桉桉让兆北亲了一会她的脚丫,然后用脚拍拍兆北英俊的脸娇声说:「好了

我的小帅哥,现在让我把你占有了吧!」


  「高贵的女王请快占有我吧!我一生做您的脚奴!」


  兆北抱着桉桉的脚,激动地说。


  桉桉脚在兆北结实的胸膛、小腹上踩踏着,逐渐移动到兆北下身,脚趾张开

夹住兆北的yin茎,另只脚踩住龟头摩擦。


  兆北轻轻捧着桉桉脚腕,被刺激得喘气声连连。


  他刚才看着桉桉脚奸香南,就已经热血沸腾了,现在被桉桉没弄上十几下,

就喷薄泻出,精液射的老高,全弄到桉桉腿上。


  「吃了你的东西。渺渺,给你新哥哥下面舔干净了!」


  桉桉看着兆北微笑着。


  兆北抱着桉桉的脚,舔舐他射到桉桉腿上的精液。


  渺渺比兆北小不了一岁,早已懂得男女之事。


  她看第一眼就喜欢上英俊的兆北,可兆北是女王的脚奴,她没资格爱。


  渺渺眼睛一直没离开兆北,这个桉桉如何没注意到?所以她有意让渺渺舔兆

北那地方,刺激渺渺。


  渺渺爬到跟前,双手轻轻握住兆北尚未疲软的yin茎,含情脉脉地含住龟头温

柔地舔舐。


  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


  「你就在客厅里睡吧。香西你跟我进来。」


  桉桉把香南和兆北都破了处身,自己也被挑起情来,可她不想让兆北就那么

轻易得到她,也不想让兆北头一天就看到她发情样子,于是让香西跟她进卧室给

她做口交。


  桉桉骑上渺渺。


  渺渺驮着桉桉爬向卧室,还回头看了兆北一眼。


  香西和草草跟着爬进来。


  桉桉脱掉睡衣躺到了床上。


  渺渺和草草爬上床跪直,两人各高高捧起桉桉的一只脚舔着脚心催情。


  桉桉的腿就大劈开着。


  桉桉的yin毛面积小但很浓密,yin道口小而yin唇薄,颜色粉白。


  「你爬上来,从女王的脚趾头开始,顺着女王的腿直舔到女王的蜜穴。」


  渺渺提示趴在床前不知所措的香西道。


  香西知道「蜜穴」是指的那里,老实地爬上床就开始舔嘬桉桉脚趾。


  桉桉一脚把香西踹开。


  香西不知道自己哪做的不对,愣愣地望着桉桉。


  「女王的蜜穴是那么容易就舔得到的吗?你愣在那干啥?还不快接着往上舔

?记住不管女王怎么地踹你,你都要给女王舔!」


  渺渺很有经验地教给香西道。


  香西遂复趴上前继续给舔,嘴顺着桉桉的腿往上移动。


  桉桉有把香西踹开三次,这时香西知道该怎么做,被踹开再爬上去给舔,嘴

巴终于来到桉桉的yin户。


  香西才13岁还不懂这事,她只知道这是女人身上最珍贵的地方,看着桉桉

那粉嫩的yin户有些不敢舔。


  桉桉此刻已经开始流出淫水。


  她一只手揪住香西的一只耳朵,另只手拿起挂在床头的橡皮鞭,照香西的脊

背上「啪啪啪」三鞭子。


  香西有些发蒙:女王怎么还用鞭子打人?但是她不敢反抗,也不知道该怎么

做。


  「女王打你三下,是要你快点舔,舌头伸进蜜穴里快速地搅动;打你两下,

你就要放慢动作,嘴唇嘬吸女王的yin唇;打一下,就是要你停止。要是打你三下

以上了,就说明你给舔的不舒服,你要认真点舔了。」


  渺渺详细地现场教香西道,边不忘舔桉桉的脚底板。


  香西就照渺渺教的,开始学习着为桉桉口交。


  她给桉桉弄了近四十分钟,桉桉一会让她快一会让她慢,她背上不知挨了多

少鞭子,耳朵也被扯得都疼麻木了。


  桉桉终于泻出。


  渺渺让香西快把女王流出的蜜汁都吃干净。


  晚上香西和渺渺跪在床下不能睡觉守候着。


  草草匍匐在床上一直舔着桉桉脚心。


  半夜桉桉迷迷糊糊醒来,移到床边把腿一张,指指香西。


  「快去接女王的圣水!」


  渺渺揪着香西的耳朵把香西拉到桉桉裆前。


  桉桉一泡尿出来,射到香西脸上。


  香西不知道应该喝桉桉的尿,闭着嘴把脸扭开。


  渺渺推开香西,张嘴接住桉桉的尿,大口地喝下。


  桉桉很不高兴香西,命令香西把洒落地板上的尿都舔干净,然后深更半夜地

就把香西赶走。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